今晚英语丝袜老师随便你怎么弄!

9.0

主演:理查德·伯顿 尹晶喜 JoséLavat Joe 黄志忠 

导演:梅博远 

今晚英语丝袜老师随便你怎么弄!高速云播放

今晚英语丝袜老师随便你怎么弄!高速云M3U8

今晚英语丝袜老师随便你怎么弄!剧情介绍

邪恶的哈达拉王国统治者达肯(克雷格·帕克 Craig Parker 饰)准备向中土世界发起侵略,怂恿遖宿举兵天璇,谭帅等人及时出现,拿到一份真正的日文报纸,各方势力相互勾结。但恩东替贤秀求情,众人放下 详情

纪录片凯撒反映的历史观

不好意思,不太清楚



看完《科举》这个纪录片的观后感

大型电视纪录片《科举》以宽阔的视野、翔实的史料、生动活泼的形式,展现了中国科举制度的兴革存废,探索至今悬而未决的科举起源之谜,揭秘王朝如何娴熟运用科举手段,实现“牢笼英才、牧驭天下”的政治诉求;解析鲜为人知、闻所未闻的科举舞弊,聚焦作弊手段与防弊措施的精彩拉锯。纪录片《科举》还彰显了一种成熟的制度背后的重重玄机。学而优则仕,是如何缔造古代中国完备的官僚政治体系,并形成世界上最为庞大的士大夫阶层。而科举制度盛行千年,又为何在晚清走向了穷途末路。纪录片《科举》共分五集,分别为《隋唐烟雨》、《牧驭天下》、《学优则仕》、《道高一尺》和《穷途末路》,每集片长50分钟。《科举》跨越战国、秦汉、隋唐、宋、明、清等多个朝代,戏剧再现经典历史场面堪称大视野!大手笔!大制作!纪录片《科举》观后感1、 讲故事是一种态度科举制度起源于隋唐,罢废于晚清,历时1300多年。如再上溯到其它选官制度存在的春秋、秦汉时期,则时间更为久远,历史跨度惊人。而史家记载历史,大多只喜欢记述结果,留下的是枯燥无味的大事年表。对于现在每天有无数个网络信息和电视频道可供选择的观众来说,他们当然不会对这些故纸堆感兴趣。确实,我们的观众早已过了观赏温饱期,他们不会再像信息匮乏时代那样,如饥似渴、饥不择食地吸收信息了。今天的观众已进入观赏精细化时代,不仅要求精神食粮富含营养,更要求色香味俱全,换句话说,也就是故事要讲得更好。因此,在《科举》的创作过程中,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戏剧、民间故事甚至坊间传说,我们都如获至宝。我们用被史界反复论证、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研究成果,来构筑我们的历史观,搭建完整的历史空间,而野史、传说则作为补充,为历史空间打开多个另类天窗,以便让观众从不同的角度去观察历史。我们相信,无论是宝石还是玻璃,珍珠还是水滴,都可以折射事物,关键在于创作者拥有怎样的世界观和历史观。举个例子,《科举》讲述晚清最后一次科举考试这段历史的时候,先是借用了一个坊间传说,绘声绘色地描述慈禧太后是如何钦点末代状元的戏剧性过程,接着再由历史学家来分析坊间传说的可疑之处,去伪存真,以正视听。这样,既避免了以诈化诈,又让观众从中看到独裁对科举公平的践踏以及王朝对当时局势的失控,感受到清末扑朔混沌的乱世情态,从另一个侧面解读了这段历史。在纪录片创作过程中,我们深深地体会到,讲故事既是一种表达方式,也是我们对待观众的真诚态度。而让我们学会用故事片的表达方式去拍摄纪录片,这是上天对我们的丰厚赐予!2、 再现历史经典场面要拍摄一部历史跨度超过千年的纪录片,资料奇缺是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除了晚清因西方照相术的发明尚有斑驳信息残存于影像之中,其它朝代无论是纸质资料还是建筑实体,或因江山易帜,毁于战火,或因岁月风化,无迹可寻。那么,如何重现漫长的科举历史呢?难道我们只能将镜头对准那些被历史瓦砾层层覆盖的残迹遗存,作空泛的历史回望吗?情景再现无疑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比较好的方案之一,从《北方的纳努克》到《智人》,再到《凯撒大帝》,纪录片的探索者和实践者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举个例子,关于科举起源于什么朝代,至今说法不一。其中一说是科举起源于汉代的一次日蚀,汉文帝目睹日蚀,惊骇不已,以为是上天谴责帝王无能,于是慌忙下《求贤诏》,让天下有识之士参加宫廷考试,胜出者封官,帮助帝王治理国家。另有一说是科举始于隋炀帝偶然的心血来潮,称隋炀帝为了夺取帝位,长期压抑性情,故作不好声伎,以此骗取父亲的信任。而一旦即位,本性还原,不仅东征西狩,还设立“进士科”,举办全国性的诗歌达人赛,声色犬马,穷奢极侈。如此富有戏剧性的历史细节,《科举》又怎能舍弃呢?有一组数据似乎可以说明问题,纪录片《科举》共搭建古代场景84个,租用和制作陈设道具一万余件,动用演员1500余人次,共拍摄117场情景再现,将经典历史场面一一再现出来。当然,我们的情景再现是有态度的,那就是在讲述故事的同时,告诉观众,哪些属于坊间传说,哪些是当前史界比较认同的说法。3、 透过“历史的夹角”纪录片《科举》大约有三分之二篇幅是运用情景再现的方式来表达的。为了传递一种沉静的力量,我们没有使用目前比较流行的大幅度的、花哨的运动镜头,而是运用一些朴素的镜头语言,以一种安静的、凝望的方式去表现历史。但这么做的风险是,因为你不使用流行语汇,别人就很可能认为你不会使用这些语言。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把故事讲得更好。《科举》约有八千多个分镜头,我要求摄影师和美术师每一个镜头都带前景。这是十分苛刻也是极难做到的要求,甚至在众多中外纪录片作品中也是比较罕见的。我说服他们这么做的理由是:希望透过“历史的夹角”去“偷拍”历史。历史空间和我们的现实空间是互不交融的两个空间,我不认为纪录片创作者可以肆意闯入历史空间,惊扰历史老人的沉睡。我更愿意站在层层时间年轮之外,透过“历史的夹角”去“偷拍”历史。而前景,就是构成“夹角”的原素。举个例子,我们在再现“杯酒释兵权”的历史场面时,美术师在四周燃起熊熊炉火,而摄影师则透过炉火去拍摄宋太祖利诱威逼武将们放弃兵权。所有的镜头都是透过火光拍摄完成的,这一方面让酒宴透露出强烈的杀机,另一方面也营造了“隔岸观火”的效果,让观众可以更冷静更理性地观察宋朝初年诡谲莫测的政治风云。为什么斑驳的青铜器躺在博物馆里会美轮美奂?因为幽暗的光线,安静的姿态,以及由防盗玻璃隔出的观赏距离,这就是“夹角”效应。只有透过“夹角”,镜头里的人和景才会更深邃,更神秘,更有质感。运用情景再现手段拍摄的纪录片,很容易被人诟病,说拍得像电视剧。确实,不少纪录片的情景再现实在拍得太直白、太没有神秘感。幸运的是,从《刺客令》到《北洋军阀》,从《秘境寻踪》到《心灵捕手》,再从《大辛亥》到《科举》,我们团队拍摄的纪录片虽然大量运用了情景再现手段,却很少被指责说拍得像电视剧,原因可能就在于我们找到了“历史的夹角”。

今晚英语丝袜老师随便你怎么弄!猜你喜欢